9.0

2022-08-30发布:

女友是橡胶芭比

精彩内容: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媳婦是老爸的老娘是我的        春節性事        性福的阿康       我和當空姐的表姊亂倫        兒子的遺傳
校園情慾        漂亮爆乳學姐        熟女體貼會疼人        沒有黃書的書店老闆娘        重拾慾望與高潮        


  可以這樣說,雯雯作爲曲大亮這個好色男人的女朋友,實在讓琳琳看不懂,更讓大亮那些哥們大跌眼鏡。先說身高吧,大亮一米八五,活脫一個健美運動員,而她只有一米六,即使穿上能爲她增高14釐米的高跟鞋,還只是剛剛到大亮肩頭。

  不過,看到過她的人又不得不承認,她長得非常勻稱,該誇張的地方很誇張。真是腰比別人細,而胸比別人挺。再說雯雯的長相非常一般,最多也只能打個70分。

  臉上皮膚偏黃不說,還有不少雀斑。雯雯的五官不是那幺精緻,牙倒是很齊整,一笑起來,是唯一出彩的地方。噢,還有就是她有很好的發質,天然蜷曲,稍一打理,便陡然像一匹緞子一樣,光滑得讓人忍不住想摸一摸。所以滿打滿算,女人能打動男人的優勢條件,她也只能算佔個五分之一。

  當然,真正讓大亮的哥們百思不得其解的還不在這些上面。大亮的情人多了去了,有唱歌的,有跳舞的,也有做雞的,基本上都是一米七以上的個子。這些女人初一見大亮那俊朗樣,真像潘金蓮看到武松,心想他老虎都能打得,床上功夫還不是心滿意足一級棒?但結果呢?事實說明她們的想像都太過于貧乏,大亮何止是一級棒?他那東西簡直是一根可以摧毀一切女人的超級大棒。于是在強忍了一段時間之後,一個一個地投降,潰不成軍地敗退下來。聽聽那個以前做雞的咪咪說吧,「我可是從來也沒有遇見過這幺厲害的,他那東西好像不是肉做的,永遠軟不了。」然而,都幾個月過去了,現在這個一米六的「袖珍」女郎卻奇蹟般地生存了下來。大亮的哥們打趣大亮,「是你不行了還是她真行?」大亮大笑咪咪地,迂迴曲折:「我是什幺眼力?她是我的芭比娃娃,橡膠做的。」這個可以隨大亮無休止地擠壓、扭曲而永不變形的娃娃就是雯雯。

  這會兒,琳琳和雯雯面對面坐在咖啡廳的雅座裏,午後的春光瀉在她們身上,成爲深色背景中的兩個光彩奪目的亮點。她們好像在談什幺雙方都感興趣的事兒,一會兒互相擠眉弄眼,一會兒笑得前仰後合。琳琳靠在椅背上,夾著煙的手優雅地舉在腮邊。

  曲大亮這會兒可正在發愁,爲生意虧空,敗相即將畢露的現實發愁。他的別墅、他的汽車、他的公司在外人看來是實力雄厚,就像一個碩大的田螺,然而真正能算是肉的,只有那一丁點兒東西。現在連這個小城的銀行計算機都聯網了,大規模的負債和多頭投資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昭然若揭。如果沒有源源不斷的貸款,他大亮的遊戲程序就會立即中斷。

  曲大亮把自己反鎖在辦公室裏,躺在沙發上,似乎這樣一來就避開了那些煩心事。大亮這樣躺了一刻,又坐起來,抓了抓頭皮,點上一支菸。該是當機立斷的時候了。他想。

  大亮利索地把所有現金裝入旅行箱,把一張第二天飛往沈城的飛機票和一張銀行卡放在辦公桌上。這張銀行卡裏的錢已經不多,且肯定是動不了了,但還是能派上用場。

  大亮臉上露出一絲詭秘的笑,給雯雯吧,起碼可以從她身上買到他想要的一切。大亮有條不紊地處理完一切,拿起電話打給雯雯。

  「明天中午要到沈城出差,你馬上到我辦公室來一趟。」「幹什幺嘛!」電話那頭一個拉長的哆悠悠的聲音。

  「操你呀,我都等不及了。」

  「晚上讓你玩個夠還不行?」聲音的挑逗又上了一個檔次。「馬上來,哥想先綵排一下。」大亮說完把電話挂了。

  雯雯趕到辦公室時,只聽見盥洗室裏嘩嘩的水聲,並沒有看到大亮。雯雯環視了一下四周,一只旅行箱放在辦公桌前的地毯上,辦公桌上是一張到沈城的機票和一張銀行卡。雯雯心裏有一點莫名其妙的高興:他到那幺遠的地方出差,總要一週半月的才回來吧?

  即使這個被大亮戲稱爲橡膠芭比娃娃的雯雯,對大亮出奇旺盛的性能力和千奇百怪的性姿勢心有余悸而又百般無奈。大亮幾乎就是隔天就要來一次,而這所謂的一次又包含了許多次不同樣的方式。這幾個月來,雯雯被他幹了上百次,好在她身體素質好,經得起大運動量的折騰。但是真正支撐她的原因是她有一個貧窮的家,她需要錢。她雖然需要忍受,可大亮給了她20萬!如果她在洗頭房幹,不說掙不到這幺多錢,就那些髒兮兮的民工,甚至起都起不來的老頭子就讓她受不了。更不用說自己要買衣服買化妝品了。所以雯雯是很滿足的,她守著一個漂亮男人,吃好穿好,有房子住有車開,什幺都不用她掏錢。她想著再熬上個一年半載,像琳琳一樣嫁一個闊老頭子做太太。所以每當被幹得連腿也邁不開時,雯雯就試著安慰自己,掙錢那有不累的?不過,眼前她雯雯至少可以休一個長假啦!

  大亮披著浴衣出來了,看到雯雯,說:「去,給你30分鍾時間。把自己弄妥貼了。」「哪用30分鍾啊,你看,早就弄妥貼啦!」雯雯像小鳥一樣向大亮撲過去,手伸進大亮的浴衣,在他寬厚的胸脯上撫摸著。

  大亮很喜歡雯雯的這種騷樣。他一把攬住了雯雯的細腰,透過衣領,他已經看到了雯雯裏面的一身「工作服」。

  雯雯從大亮身上滑下來,她讀懂了大亮看她的眼神。她要去補補妝,大亮喜歡濃豔的。她一邊朝盥洗間走,一邊說,「哥,明天真的要走?不要我了?」「這次去的時間長,所以先得把你這只饞貓餵飽,免得你出去偷食。」大亮笑著說。

  「下面存糧多不多?我很能吃的。」雯雯沖大亮做了一個鬼臉,「妹可是不讓哥留一點給別人的。」這女人只要一打扮,就不怕男人不上。大亮這一斷言,就是真理一條。現在的雯雯誰敢說不漂亮了?天然的蜷發蓬蓬勃勃地包圍著一張濃妝豔抹,精心修飾的臉蛋,充滿挑逗,充滿誘惑,充滿一切撥動男人心弦、使之血脈贲張的機關。

  你看到的絕不是黃黑的皮膚,而是紅撲撲的健康色、像兩潭深水一樣,覆蓋著濃密睫毛的眼睛和一張塗得紅豔閃亮,可以隨時使用的嘴唇。大亮仰躺在沙發上,欣賞著雯雯腳踩著高跟鞋,一步叁扭地朝他貼過來。

  玩女人,一定要女人化妝。那是襯托她演技的重要部分。大亮在心裏說。

  儘管雯雯已經具備了長期的實踐經驗和心理準備,但每次當大亮使勁摟住她時,她還是本能地感到害怕,想推開他。然而她的兩只小手被大亮攥住,竟像戴上了手铐,根本就掙脫不掉。雖然大亮不是一把攥死,她甚至可以在他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組成的兩個圈中前後移動,但她掙脫不掉。

  「哥,輕一點,輕一點啊。」雯雯抓住最後的機會回過頭喊。雯雯這時已經按大亮的擺弄,做成後入式的標準姿勢,兩腿繃直地叉開,上身前彎,下巴靠在那張矮幾上。腦後的頭髮被緊緊地抓在大亮另一只手中。

  最初的一陣刺痛過去之後,雯雯似乎有了一點好的感覺。她這個年齡是很容易起性的,她從被迫的姿勢改成主動地把臀部的位置提高,她甚至都覺得鞋跟再高一點才好,她拚命地踮起腳尖,把臀部的位置再提高一點。尖細的金屬鞋跟敲擊在木質地板上,發出間斷的得得聲。她感覺到抓著她頭髮的那只手鬆開了,轉而攫住了她的乳房。雯雯興奮地渾身抖動了一下,又發出了一陣清脆的得得聲。

  她聽見自己叫了一聲,但好像沒有聲音發出,下巴被壓在矮幾上,她的嘴根本就張不大。

  大亮像騎馬一樣有節奏地抽動著。他從來就沒有感到玩弄雯雯這樣個子不高的女人是一種錯誤,相反,那正是常識所看不到的一個優點。雯雯穿上高跟鞋繃直雙腿後,剛剛夠上大亮的高度,大亮每一次的推進都感到緊湊和有效。更重要的是在大亮的推進下,雯雯會自覺地把前胸和小腹的角度變得越來越小。雯雯由此而形成的肌肉緊張,給大亮帶來前所未有的強烈磨擦。這可是大亮在其他女人身上從來沒有體驗到的感覺。

  大亮感到手上那兩只晃動的肉球越來越有彈性,甚至在那兩粒「過濾嘴」上感覺到了濕潤。如果說雯雯是一團面,那大亮則是一個熟練的面包師,他不停地擠壓、揉捏眼前這塊活料,看著她的顫動,看著她的扭曲,大亮的心致漸漸高漲起來。只有這時,他才真正把一切煩惱都丟棄得無影無蹤,他才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男人。
152511mpop28op0olprom2.jpg
  大亮興致逐漸高漲,雯雯的工作才算進入開始階段,因爲她最初的好感覺正在逐漸消退,她已經酣暢淋漓地洩了一次了。這可以從她上下兩張嘴一陣高似一陣的聲音證實。上面這張嘴的聲音相對微弱,只有她自己能聽到,下面這張嘴的聲音卻是清晰的,在大亮快速的推進下,發出撲叽撲叽的響聲。不僅如此,她甚至明顯感覺到那水順著大腿流向鞋肚。水漸漸少了,大亮的推進就顯得快了,重了,感覺粗魯了,有點疼痛了。不由自主地,緊繃的大腿開始彎曲,腰部的肌肉開始鬆弛。她感到大亮的那只手離開了她的乳房,再次插入她的頭髮並使勁往後拉。大亮在提醒她擺好姿勢。高跟鞋勉強地發出一陣得得聲。雯雯正感到有點痠痛,脖子被向後扭的更大的痛覺又逼著她集中精力維持標準的姿勢。她需要滿足大亮,這就是爲什幺她一直把這件事看作是工作。

  雯雯把感覺調整到她下面那張嘴上,想像她所看過的最爲色情的電影場景。

  她的這種工作經驗和經曆真是屢試不爽,她很快就發現下面又開始濕潤了。

  大亮幹得性起,騰出兩只手抓住雯雯兩只飽漲的乳房,指頭把雯雯的乳頭真的就搓成了長長的過濾嘴,下面的推進第二次提速。

  擺脫了壓抑的雯雯立即歡叫起來,原本連貫的語句被強烈的沖擊擠得斷斷續續——「哥,哥呀,妹,妹妹要死,死了啊,啊……」姿勢的改變導致插入角度的不同,大亮開始由下往上頂,每一次都幾乎要把雯雯頂起來。雯雯雙手下意識地撐住大亮的臀部,尖尖的指甲刺進鼓突的肌肉,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減輕大亮頂入的深度。但是雯雯發現什幺也沒有改變,于是又把雙手向上,反過來板住大亮的雙肩,試圖提升自己。下面的撞擊依然一陣猛似一陣,以致于每頂一次都從雯雯的腹腔擠出一聲無奈的哼哼。

  大亮喜歡雯雯這種無奈的呼喊,它像一滴一滴的強心劑,隨著雯雯的哼哼滴入他的身體。他更用力地向上頂,每當用力的瞬間,雙手固定住雯雯的前胸,不讓她上移,使勁擠壓著雯雯的中段。看著雯雯的雙手一會兒掐他的臀部,一會兒板他的雙肩,一會兒又試圖板開他抓住她雙乳的手,大亮興奮異常,嘴裏喊著搗死你這小騷雞。

  「哥呀,哥,讓,讓我歇,歇一會兒吧。」雯雯求大亮。

  「不是問存糧多不多嗎?還沒放糧呢,就不行啦?」大亮暫停,在雯雯的耳邊說。「我又沒說吃飽了,我只是噎得慌,給哥堵得喘不過氣來。」大亮一停,雯雯緩過氣來,說話就立刻流利起來。她扭過臉在大亮臉上脆生生地啄了一口。

  「我想也是,還有兩張嘴沒有餵呢。」大亮並沒有退出來,他只是緊緊地抱住雯雯,「是不是啊?先餵那張嘴呢?」「壞蛋。」雯雯雙手向後環住大亮的脖子。「你肯定是想先餵上面這一張,再餵後面這一張,然後無休無止地順著餵,是不是?」「哈哈,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就依你先餵上面的。」大亮鬆開雯雯,退出粗長的「油條」,濕漉漉地帶出幾滴水來。大亮還想說什幺,被雯雯用手摀住了嘴。

  「我知道你要幹什幺,」雯雯說,「你抽菸,我抽你的,一支菸換一口氣,是這樣吧?」「看你騷的,記性還真好!」大亮給了雯雯的屁股一巴掌,一聲清脆的響引出雯雯格格的一串笑。

  雯雯打開音響,一個略帶沙啞的嗓音,低低地哼著充滿情慾的無字歌,那是每一次給大亮口交都要放的。雯雯拿出香菸給大亮點上。「吹箫一枝煙,賽過活神仙。」她抛給大亮一個媚眼,「這就開始啦?」這時候,我們才注意到雯雯的工作服是一身黑色亮漆皮裝,四肢、腰部和側面緊緊地包著,胸、後背以及臀部和小腹都露在外邊。黑白對比之下,白的嫩極,黑的又顯修長。腰部,手腕和腳踝處都鑲著铮亮的圓形金屬環。與之相配的還有黑色的頸圈,頸圈有兩指寬,上面也鑲著圓環,襯托著柔軟細長的脖子。

  大亮這時的「油條」比剛剛出爐時小了一些,但對于雯雯的嘴來說,還是太大了。她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油條」的前端,鹹鹹的。「這多半是我的味兒。」她想。

  大亮一條大腿自然地搭在沙發的扶手上,一邊吸著煙一邊觀賞著他的「油條」在雯雯的紅唇中進出。現在他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不用使勁,正好享受著那種別有風味的酴癢。他夾著煙的手敲敲雯雯的前額,示意她含得再深一點。

  雯雯的個子不算高,但嘴可不算小。也許是大亮的太大了,每一次她都是憋得氣都透不過來,大亮還是不滿意。爲此,雯雯請教過琳琳,說片子裏的那些女人爲什幺能齊根吞,而且黑人的尺寸又是超乎尋常的大?琳琳告訴她,平時用手自己往喉嚨裏摳,弄到喉嚨不再那幺敏感,一堵就嘔的時候就行了。雯雯于是天天練習,口水弄得前胸都濕透。可效果還真明顯,至少被大亮死死頂住時不像以前那幺難受了。特別是大亮說她進步了,讓雯雯有了做得更好一些的信心。

  大凡給男人做過口交的女人都知道,那東西半硬不軟的時候做深喉比較容易。

  就像現在這樣,雯雯儘量地放鬆自己的咽喉,嘴向前送,脊背慢慢隆起,一點一點地,雯雯的鼻尖就能碰到大亮的毛了。雯雯知道這時候一定要堅持住,咽喉不自覺的痙攣會節奏性地擠壓,就是這種擠壓使男人非常舒服。雯雯的口水控制不住地順著往下流,她默默地在心裏數數,數到10時,她感到眼前發黑,再也支持不住了。

  「好,我的寶貝啊,你現在真他媽的行了啊。」大亮興奮地叫。看著自己那根東西又慢慢堅挺起來,在雯雯唇膏的渲染下,前端更加紅潤得發亮。

  大亮的煙才抽了半截,辦公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雯雯運動著的頭部停頓了一下,然後退出,站起來,用手指刮了一下嘴角上的口水和粘液,把電話遞給大亮。

  電話顯然是大亮的哥們打來的,大亮一邊聽一邊示意雯雯別站著,繼續「大亮,他們開始動作了,你知道嗎?」電話那頭說。

  「什幺時間的事兒?說具體點!」

  「昨天晚上,你得躲一下才好。」

  「嗯。還有什幺?」大亮耳朵裏聽著,嘴裏嗯著,眼睛裏瞄著雯雯好像在注意電話內容。

  雯雯這時雖然是在埋頭苦幹,耳朵正是沒有閑著。因爲她聽到了一個「躲」字,而且明顯感到含在嘴裏的「油條」在快速變軟。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大亮有麻煩了。也就是說,這和她下面的處境休戚相關。這一想,頭和嘴唇的運動就出現了失配。她還想聽什幺,光滑的背上突然遭到一只腳後跟的重擊。她一驚,立即大幅度地吞吐起來。

  「大亮,要當機立斷,時間不多了。」

  「我知道。謝謝關照。」大亮說。

  「還有一件事。」電話那頭的聲音變得小了一點。

  大亮一下子退出來,示意雯雯翻過去,仰面把頭靠在沙發座墊的邊緣上,大亮跪在地上,插進雯雯的嘴裏。雯雯沒有退路,臉立刻漲得紅紫起來。大亮用力抽插著,就像在雯雯下面那張嘴裏一樣,他不想讓雯雯再聽到任何一個字眼。

  雯雯現在的確無法知道電話那頭說什幺了,她呼吸困難,喉嚨對每一次插入造成的痙攣,擠出了她的全部正常思維,她只覺得意識正在失去,大腦一片空白……大亮不露聲色地聽完,嗯了兩聲,然後把電話往沙發上一扔,發狠似地抓住雯雯的脖子,拚命抽插起來……雯雯這時簡直是在垂死掙紮,她無力地揮動著兩只手,兩腿交替地蹬著,眼白一陣一陣往上翻。但大亮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把他這一陣的背氣、失敗和不得不遠走高飛,全部發洩在眼前這個女人身上,雯雯那個滿嘴朝外冒著白沫的頭顱,就像是那可惡的周行長。

  雯雯蹬出最後軟綿綿的一腳,雙手無力垂下時,大亮火燙的子彈雨點一樣射進雯雯的口腔。他幹吼了沈悶的幾聲,側身躺倒在地板上,汗水便汩汩地從額頭上冒出來……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和南方女人玩3P        愛打麻將的騷婦       性目的聚會        帶給我性快樂的女人       與前女友的再次溫柔
騷婦洗頭紀        與美麗的媽媽偷情        淺抽深插嶽母的肥穴        情母周豔茹和兒子的性戰
風騷的銀行女友